主坑DC家、漫威家,基本不产粮
第五人格:裘前、杰佣杰、黑白黑
盗墓笔记/沙海:瓶邪、邪簇

© 北国鱿鱼
Powered by LOFTER

【Drarry】致青春

致我们未曾错过的青春(Drarry)

By. Squid

Summary:他们放纵了青春,爱得苟且又疯狂。

Warning:严重的人物OOC,接地气的中国乡土高中AU,接地气的文风。

 

高二的时候我遇到的他,不过是又一场街角小巷的群架,他给他哥们添架势我给我哥们撑场子,我一眼就看到他比我矮半头的身高还有额头一道特嚣张的疤。正是狂妄自大的年纪,彼此间第一次对话就是互相问候祖上,第一次肢体接触就是拳头和颧骨的激情碰撞。我年少无知,头一次和一个人打架这么上瘾以为是终逢敌手,比以前哪一次干架都使劲。估计他也是一样,一拳拳往我眼眶招呼丝毫不带手软。一年后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之后才懂,这就叫默契,天注定我俩碰一块就起化学反应,干什么都带劲。结果当时直到群架干完我俩还没干完,还是哥们扯着我领子把我们分开的。

 

然后哥们偷偷问我你这么拼命是不是跟他有私仇,我露齿一笑说没错,还是刚结的,改天老子就去日了他。我当时只是开玩笑,谁知道怎就触犯了言灵,命运这个小婊砸愣是逼我说到做到。

 

三天后一个晚上,学校对面的烧烤摊,我多喝了几瓶啤酒人晕乎乎的。眼角瞄间一个人影,抬头一看隔壁一个熟悉的疤头,当时就脑子发热,直接走过去把他往地上怼。他应该也是喝多了,都不还手,直接一伸手揪住我的领子把我拉下来,凑在我耳朵边说,约吗。我立马酒醒了一半,把自己撑起来瞪着他。他就躺在地上,大夏天也不嫌后背烫,契而不舍地又把我拉下来。这一次我眼睛正好对上他额头的疤,心说这形状怎么看怎么不对,不像是板砖敲的也不像是桌角蹭的。我正研究的起劲,他用低了八度的声音又说了一遍,约吗。

 

我脑门一跳心说你都勾引我了不约不是男人,把他拉起来直奔最近的旅店拉灯到转天天亮。当时我只顾着感叹他看着营养不良的小身板脱了衣服居然比我都有料,怪不得打人那么疼,完全没意识到一般男人就算喝醉了被勾引对象是个男人也不会随便就滚上了床。至于我们当时怎么就赶巧一起喝醉,又为什么脑抽滚在了一起,我们默契地把锅一起推给了玄乎的命运,哪想到过根本就是我们自作自受,试管里加进了最后一滴溶剂,在没人看见的角落开始了核聚变。

 

转天我们一个吻就默契地炮友变基友,一个字都没多说,干脆利落。从此通讯录里多了一个完全用不着打的号码,心里多了一个一碰就刺痒的禁区。我当时情窦初开,把这句话放到作文里还拿给他看,结果他鄙视地说你这么文邹邹的形容不就是想说G点吗,我沉思了三秒为什么和这么不解风情的人滚到了一起。

 

滚到一起可能还不足形容我们的关系。我们从逃物理课去天台一起吹风,到在厕所隔间锁好门偷偷接吻。可以在没人的更衣间换上对方的运动服,指着对方不合身的袖子和裤腿大笑。可以上课写小纸条折成纸飞机扔给对方,内容不是人们以为的挑衅而是调情。可以在走廊故意撞到然后打架享受每一秒的触碰,完事后抹掉嘴角的血在心里暗爽。只要我的眼睛对上他的,空气里就都是一触即发的欲望,偏偏又得憋到放学后才能偷偷溜进外面的旅馆。

 

有一次打完炮他问我是不是对他的疤有什么癖好,我说啥,他说每次上床你第一件事就是吻我的疤。我心说好像还真是,回答他是啊,我第一眼就是因为这道疤注意到你,它算是我们的见证吧。没敢提其实也注意到了身高,怕他又给我留一个黑眼圈。沉默了一会他转身穿好衣服要走,我问他那你有什么癖好。他沉吟片刻说我从小就喜欢金发。

 

当晚我义无反顾地去了发廊。第二天上学一进校门就被一众同学围观,接收着人们崇拜的视线时觉得自己走路都带风,头顶闪闪发光的铂金色短毛对墙上白纸黑字的校规发出惊天动地的无声嘲笑。虽然被学校处分回家又被老爹抽的满屋子跑,一想到白天他惊讶瞪大的眼睛和随后的微笑就感觉心里的G点能爽到高潮。青春那么短,谁规定我们不能选择快乐,谁又能束缚我们心底的熊熊烈火。

 

在一起不到两年,我们默契的像是认识了大半辈子,每天装作敌对同时又没羞没臊地粘糊,周围的同学老师家人全都被我们瞒天过海,直到后来毕了业分开之后所有人还以为我们曾经互相看不顺眼。每次一想到这个我就骄傲得嘴里发苦,宁愿我们没那么默契,心照不宣地在一起又心照不宣地共同放弃。这就是现实,面对不了世俗的压力和不可预测的未来,所以我们不说爱,也不从柜子里出来。但至少我们放纵了青春,爱得苟且又疯狂。因为我们知道自由短暂,应该享受什么,应该顾忌什么。就连结束都还是我们惯有的风格,不多一个字也不尝试挽留,通讯录里的号码过了一夜就不复存在。太过干脆,但至少比藕断丝连的折磨要好太多。

 

大学时我去了别的城市学医只因为这是父母对我的期望,本科学完攻读硕士,认识了不少新朋友,却是直到毕业工作结婚再离婚多年都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不是我忘了他,心里的G点一直在,就是没人去碰了而已。我有过与他相伴的青春,哪怕仓促不完美还伴随着染发剂的气味也依然那么好,那本应让我从此在分开后度过的十九年沉默人生和之后的每一天都心满意足。但是现在我盯着手里离婚搬家时翻出来的高三毕业照半天,突然觉得不甘心。

 

当晚我又一次义无反顾地去了发廊,回到家瞪着镜子里久违的铂金色短毛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发际线因为高中时两年的染发退后了不少。十九年来的第一次,我大笑出声,对着镜子捂住脸全身抖得像个傻逼。那感觉好像回到了十七岁,我深吸一口气,感受着冲动和火焰再一次点燃我的胸腔。

 

然后我买了一张机票,打包为数不多的行李,辞职后转天坐上短途飞机直奔高中所在的城市,没多考虑一秒,像当年一样干脆利索。于是现在我正坐在久违的烧烤摊喝啤酒,桌子上数不清堆了多少空瓶子,晕乎乎地想过了十九年学校和这儿居然都没倒闭,抬头对面一个同样久违的疤头正对着我笑。感叹着命运这个神奇的小婊砸,我也傻子一样咧开嘴,向他举起酒瓶示意,他回以一个更大的微笑。我当场脑子发热地伸手揪起他的领子当众亲了上去。他一嘴酒气居然一点喝多了的样子都没有,用依旧比我有力的双手把我们分开,凑在我耳朵边说,约吗。

 

我的脑子就像那支核聚变了二加十九年的试管突然爆炸,妈的约约约,不约不是人。这次换他把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的我拖走,拉灯到转天。醒来后我们一起赖在被子里,我问他你一直没走吗,他说不是,他早就去了别的城市工作,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一动想回来看一眼,结果在烧烤摊喝了点酒,抬头就看见了熟悉的铂金短毛。我笑得埋进他胸里,告诉他我的头发也是昨天心中一动去染的。至于我们怎么就那么巧时隔多年同时死灰复燃,为什么在同一家店喝醉,为什么不管不顾又滚上床,我们在十九年后又一次默契地把锅推给了命运。

 

当年我们没有错过短暂的青春,现在虽然迟到,我们的后半段人生终于也走到一起,真是再好不过的默契。


Fin.


-重温HP入坑,产粮回报社会

-然而我他妈在写什么

-然而我他妈也不知道我他妈在写什么


评论 ( 1 )
热度 ( 52 )
  1. 红茶杯与苦咖啡北国鱿鱼 转载了此文字